盐水罐头

可溶于水。
MHA‖OPM‖MP100‖Ψ‖GANGSTA‖暗杀教室‖黑篮‖XXXHolic‖K‖美L‖盗笔‖都妖‖HP‖最后的守卫者‖Undertale‖杀戮天使‖狱都事变‖Ib‖DMMd‖NTY‖刀男

【XXXHolic同人】午休时间

1.

“四月一日君。”好听的女声从身后传来,惊醒了抱着便当的四月一日。九轩葵下到他身边坐下。“昨天睡太晚了吗?怎么坐在这里睡着了?”

“啊,小葵……昨天明明很早就休息了,但今天还是很累……这两天好像都很疲倦一样。”四月一日打开布袋,拿出三个便当盒,“百目鬼那个家伙呢?”

“似乎是被河内老师叫走了……大概是运动会的事情吧?”九轩葵接过四月一日递来的便当,仔细想了半天才在大脑的角落里找到了下第二节课时河内老师说的那句“百目鬼同学记得午休时来办公室”。

“那家伙不来才是好事吧……”四月一日想着,“和小葵的独处时间,啊~”然后他的面前就出现了那张总是没有表情、被他概括为傲慢的脸。“但是又被破坏了!”

“哟。”百目鬼从袋中掏出他自己的便当盒,坐到四月一日身边。“你们刚刚在说什么?——我开动了。”他自顾自的打开便当盒,抽出筷子夹起一块虾天妇罗吃掉了。

“啊,四月一日君问为什么没有见到百目鬼君。”九轩葵咽下厚蛋烧,露出可爱的笑脸,“百目鬼君和四月一日君果然关系很好啊。”

“小葵不要误会啊,我和这家伙的关系完——全不好的。”四月一日夸张的挥舞着手对九轩葵解释,百目鬼从他的便当里夹走一块章鱼肠放进自己嘴中。四月一日低头恰好看到带着章鱼肠远去的木筷。“你、啊!你的便当里又不是没有!为什么要抢我的!”

“好吵。”百目鬼用左手食指堵住耳朵,右手却又用敏捷的动作从四月一日的便当里夹走一块炸鸡排。四月一日炸着毛冲百目鬼咆哮着,九轩葵用食指关节抵住下唇笑着“你们的关系真好啊”。

今天的午休时间也愉快的度过了。

 

2.

“……我的妈妈生病了,很严重……我的儿子也要上中三了,每天都要在补课班学习到十点之后才能回家……我丈夫最近在做策划,很少回家,儿子已经很多次独自在家吃饭了……我也知道我该安定下来,做一个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但是我做不到啊。”剪着短发的女子一脸痛苦的绞紧手指,鼻音很重。

“我……我真的很想停下来,但是我根本做不到……我连安定的生活是什么样子都想不到。甚至……甚至我已经进不了家门了。”四月一日吸了一口水烟,缓缓吐出白色的烟气。

“那么,你的愿望是?”

“愿望……?我……我想要安定下来,留在家里,不再每天每天的在其他地方游玩……我想做个好妻子好母亲……我想留在家里!我不想……不想再让我的家人失望了!”女子带着泪水看向四月一日,“可以吗?”

“可以哦,只要支付了相应的代价,我就可以实现你的愿望。”四月一日放下烟杆,看了看女子的手提箱,“里面有什么东西呢?”

“诶?有一些衣服……啊,还有在中国买来的瓷器,看起来很漂亮而且又不太贵就买下了……店长说是枕头来着。”女子打开手提箱,拿出一只红褐色的木盒,“这个可以作为支付的代价吗?”

“可以哦,作为交换,我会实现你的愿望的。”四月一日把声音压低,女子一脸感激的站起来鞠躬,“那么,你也该离开了。小全,小多,送客。”

“客人大人,请从这里走。”“请这边走,客人小姐。”小全小多拉开纸门,领走了拎着皮箱的女子。

四月一日单手托着木盒,声音带着奇妙的韵律:“如果你失去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中所有的身份,如果除了家人之外的人都失去对你的记忆,也无法再次对你产生记忆,如果离开家人你就失去了一切‘活着’的痕迹,那么你就再也、再也无法离开家了。”他又拿起烟杆吸了一口,吐出白色的烟气。“真是一个……可怕的愿望。”

 

3.

“哈?小葵以后不和我们一起吃午饭了?”四月一日震惊的等着百目鬼,期待他说出类似“骗你的”一类的话。但是百目鬼只是镇定的打开便当盒,说着“我开动了”就吃了起来。

“等等等等,为什么?小葵是出了什么事吗?喂你不要吃了看着我说话啊混蛋!”四月一日扯着百目鬼的领子乱晃,“你快说清楚啊!”

“好吵。”百目鬼拉下四月一日的手,说,“似乎是被河内老师要求补课了……九轩的数学一直不是很好。所以她午休的时候和社团活动都被要求到办公室补习了。”百目鬼夹起一块牛肉放到嘴里,不再继续说话了。

“啊啊啊啊为什么啊小葵……”四月一日带着满脸的泪水哭倒在楼梯上,“为什么要留我和这个混蛋一起吃午饭……啊那小葵每天中午不吃东西了吗?”

“面包和牛奶吧……大概。”百目鬼沉着的吃掉他饭盒里的最后一块藕夹,伸手拿起四月一日准备给九轩葵的饭盒,打开亮蓝色的盖子继续吃那里面的配菜。

“喂喂你在干什么啊……你这个家伙!不要吃了!那是给小葵做的爱心便当啊啊啊!快点放下不要吃了!”四月一日炸着毛伸手去捞那只亮蓝色的饭盒,却被手长脚长的百目鬼轻轻松松按了回去。

今天的午休时间也愉快的度过了。

 

4.

四月一日端详着矮桌上这件漂亮的瓷器,伸手摩挲着它精美的花纹。莲花、蝴蝶、枝蔓,以不可思议的和谐方式缠绕在一起。树、房、倚在树下的人,明明是最简单的图像却惊人的和谐美丽。。

“真漂亮啊,你们觉得呢?”他说。

“很漂亮~”“很喜欢~”“说的就是嘛。”小全小多一起捧着圆滚滚的黑色生物,两人笑声清脆,让人喜爱。莫可拿睁开了眼睛说:“四月一日,你真的那样子的实现了她的愿望?”

“没错,这是最有效的办法了。人啊,是难以真正抵挡住诱惑的。——那个人,是真的在抗拒她的生活的,她并不是不爱她的家人,但她是真的无法接受自己一辈子就被困在那个家里呢。那是一个渴望自由却在亲手摧毁自己的人啊。”四月一日抚摸瓷器的手顿住,发出低沉的笑声。

“那么,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呢?”四月一日一合掌,用手肘撑着桌子塌着腰坐在地上,“真的像客人小姐说的那样是个枕头吗?我很好奇呐。你们呢?小全、小多?”

“很好奇!”“想知道!”两个肤色有些发灰的女孩子凑到他左右,好奇的看着桌子上的瓷器。

“那么,我就用来看看吧。”四月一日用危险的姿势拎起那只瓷枕放到榻上,“你们三个好好看着店,我稍稍午休一下。”

“好狡猾啊四月一日!你就自己睡了吗?”莫可拿攥着小拳头,在“狡猾的四月一日~”的背景音下,向偷懒的店主喊叫起来。

 

5.

四月一日半死不活的靠在楼梯的护栏上,装着饭盒的袋子放在他的脚边,但他却没有半点力气去拿。

“为什么啊河内老师,为什么要给小葵补课啊……我已经一周没和小葵吃过午饭了,也一周没和她一起走回家了……啊为什么呐……”四月一日觉得他的悲伤满溢出来漫过了他的头顶。

“那是因为九轩的数学的确不尽如人意吧。你抱怨也没有用的。”百目鬼顶着他那张像被打了某种美容针的脸,飞快的吃掉了一个鲱鱼卵饭团,“为什么是饭团?”

“啊——因为没有小葵,我没有半点做饭的动力啊……侑子小姐也不知道去哪了,完全没有做饭的想法。”四月一日有气无力的拿出饭团懒洋洋的一口一口吃着。

“肉丸子。”百目鬼喝掉一盒草莓牛奶,这样说。

“哈?”

“做肉丸子吧,明天,还有煎蛋。甜点……做草莓大福吧。”百目鬼把牛奶盒捏扁,收拾了饭盒,站了起来,“……嘛,算了。还是不用了。”

“你到底自顾自的说什么啊白痴!”四月一日恨不得把便当盒甩到那个死鱼眼脸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会做的!”

“不是这个。”百目鬼一脸严肃的看向他,“四月一日君寻。”他非常正式的喊出了四月一日的名字,“你,该醒过来了。”

 

6.

四月一日别扭的从榻上爬起来,扭曲着脸揉着疼痛的后脑:“啊疼疼疼疼……古代人到底怎么想的啊,睡这么硬的枕头……莫可拿,我睡了多久?”

趴在他头旁边睡着的黑馒头此时也醒了过来,张大嘴打了一个哈欠:“一个多小时吧……这个枕头有什么用吗?”

“大概是会让人做梦吧……很好的梦。梦貘大概会喜欢这种东西吧。”四月一日拿起枕头,把它放回木盒里,“啊啊,真是做了个美梦啊。小全,把这个收到仓库里吧。啊,对了,清说社团活动后要来吧?”

“是呢。”莫可拿跳到四月一日的肩上蹲好。

“那么,晚上吃牛肉火锅吧——刚好托猫女弄来了好吃的牛肉。唔,要买豆腐,还有青菜,恩……”四月一日揭开腰带,换上了一身唐装,“走吧,去超市。”

“好~顺便再去买些清酒吧~还是买以前的那个吧,上次尝试的新牌子味道完全不好~”

“好,好。走咯。”

——————————————————————————

时隔很久渣作者又出来发文了……

这一篇中涉及到的“瓷器”其实是《哑舍》中的黄粱枕,纯粹借梗,感谢玄色太太创作的《哑舍》~

稍微再语言上改了改……本来打算脑洞重填来着,结果发现自己已经不知道当年写这篇的时候在想些什么了,只好就这样扔上来。

不过还记得的一点设定是:

1.时间线是在漫画结局后。

2.文中没有写侑子小姐是因为自觉笔力不足绝对会毁所以放弃了,而消失的小葵就是我的私心,虽然小葵真的很可爱但是一想到因她而来的悲剧qwq对不起……

3.百目鬼能够叫醒四月一日同样是我的私心……大概是“对于四月一日而言百目鬼是绝对可信的”?

4.今天在B站刷MAD,看到一个讲“那些BE的CP们”的视频,虐的满口是血!尊礼,鼠苑,百四,简直……泪流满面。我真是自虐啊……

评论(2)
热度(34)

© 盐水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