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水罐头

可溶于水。
MHA‖OPM‖MP100‖Ψ‖GANGSTA‖暗杀教室‖黑篮‖XXXHolic‖K‖美L‖盗笔‖都妖‖HP‖最后的守卫者‖Undertale‖杀戮天使‖狱都事变‖Ib‖DMMd‖NTY‖刀男

【灵能同人】【茂灵】溯游•2

等到灵幻新隆带着附近便利店的店员跑过来时,长椅上的男人已经离开了。店员小姐虽然还保持着好看的微笑,但是声音中充斥着不满和厌烦:“这里可没有你说的‘身体不舒服的大人’哦?灵幻君。请你不要再说谎戏弄我们了,我们也是需要工作的呀。”

灵幻新隆有些尴尬,想要解释的时候店员小姐却已经转身离开了,他吞下了那句道歉。都怪刚才那个人,要不是他突然不见了……但是他身体好像有些问题啊?真的没关系吗?还是他已经去医院了?

影山茂夫站在不远处五层公寓的楼顶,看着茶色短发的少年原地转了两圈背着书包离开了公园。他的手指在颤抖,视线也被泪水模糊,努力睁大眼睛才能看见那个跑走的小身影。

他是鲜活的、幼稚的、不安定且毛躁的,但是依旧是喜欢骗人的、口舌犀利的、善良的。
善良的。
哪怕只有十岁,师父依旧是一个善良的人。就是这个善良的人在十八年后接纳了闯入他世界的影山茂夫,承担起引导的责任。
他偷窥着那个孩子,不敢再去接近他。

“遇到影山茂夫”这件事对于灵幻新隆而言,真的是幸运的吗?哪怕他看起来再强大,他也还是一个没有超能力的普通人。当这个普通人被牵扯进超能力者的争斗,遇到恶意深沉的敌人时,他怎么样……怎么样才能从那些人手下逃出来、活下来?

一个想要报复的超能力者闯入相谈所,而那时的相谈所中没有小酒窝、没有芹泽先生、没有影山茂夫,只有灵幻新隆自己。灵幻新隆的口才再好,面对一个完全不打算听的人也没有分毫战斗力。

他将在影山茂夫手下受到的攻击双倍还给了影山茂夫的师父。
他试图将失去的面子通过折辱影山茂夫师父的方式夺回。
他将他的满腔恶意倾泄到了一个普通人的身上。

当影山茂夫赶到相谈所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一切都已经结束。地面、墙面和天花板上都泼洒着鲜血,破碎的木制家具上凝结着半干的血迹。灵幻新隆躺在墙角,腹部被开出了大洞,四肢也扭出奇怪的角度。他没有半点声息,只是躺在墙角。

影山茂夫嚎啕着爆发,险些将半个城市毁去。他杀死了那个超能力者,哪怕影山律和花泽辉气尽全力阻止也没能让那个人从影山茂夫的手中活下来。

他杀了人。影山茂夫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唯一能够阻止他的师父躺在破烂的相谈所中与死亡为伴,连灵魂都彻底“溶解”了。
灵幻新隆在他40岁生日的前一天结束了他短暂的一生,也带走了他的弟子绝大部分的生机。

影山茂夫渴望面前能够出现一个按钮,只要按下它时间就能倒流。可那个按钮却一直都只存在于他的脑海之中。
他开始无法使用超能力,仿佛有一个看不见的罩子将他与世界隔绝,他体内的强大力量再也无法对外界有任何影响,外界也无法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他几乎成了一个普通人,拎着公文包往返与公司与公寓间,沉默,孤僻,在公司里永远是被分配大量任务却又迟迟得不到提拔的那一个。
他活着,却又像是死了。

评论(2)
热度(20)

© 盐水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