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水罐头

可溶于水。
MHA‖OPM‖MP100‖Ψ‖GANGSTA‖暗杀教室‖黑篮‖XXXHolic‖K‖美L‖盗笔‖都妖‖HP‖最后的守卫者‖Undertale‖杀戮天使‖狱都事变‖Ib‖DMMd‖NTY‖刀男

【灵能同人】【茂灵】溯游•4

“唔啊……大叔你是哭了吗?!”灵幻新隆盯着倒退两步的影山茂夫的脸仔细看了看,用一种微妙的语气说出这句话。但是随即,男孩“噗”的笑了出来。影山茂夫当然能够听出来灵幻新隆的话语和笑声中不带任何恶意,他抿着嘴瞪着男孩,几秒之后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向上弯去,露出无奈却又有些开心的笑。

“还不回家吗?”影山茂夫揉了揉眼睛,低下头看着灵幻新隆说。他发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微沙哑,大概是拉面汤太咸了吧?或者是刚才忍住眼泪的时候咽喉有些充血?他的脑子里满是些奇怪又轻松的胡思乱想,心情却好了起来。

灵幻新隆撇撇嘴,用充满嫌弃之情的语调说:“我是在回家的路上啊……但是谁知道背后有一个边哭边跑的大人冲过来撞了我。”他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凑近了一些,“大叔,你不会是因为还没有找到工作所以才在公共场所这样做吧?”

“谁边哭边跑了……”影山茂夫不自觉的为自己争辩了一句,“我有找到工作的。”
“诶……”灵幻新隆一脸的不相信,“如果工作这么容易找的话,你又怎么会失业呢?”
影山茂夫决定不再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看了眼手表,像任何一个负责任的大人一样说:“现在小学生应该回家了吧?需要我送你回去……啊不是,需要我帮你联系家人吗?”影山茂夫,现在,你和灵幻新隆可应该是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的只见过两面的陌生人。他咬着舌尖,在大脑里提醒着自己。

灵幻新隆有些想笑地看着男人尴尬的神情,果然成年人总会顾及到很多东西啊。“不用了,爸爸和妈妈要工作到很晚才会回去,所以我自己回家就好。大叔你呢?”但他还是很高兴地接受了男人的的关心和考虑。
“我?我也大概要回家了……不要这样看我,我真的是有工作的,只不过不需要加班……”影山茂夫有些招架不住男孩狐疑的眼神,只想先与灵幻新隆分别、后小心跟在背后将他送回去。

“好,好。啊,对了,大叔你叫什么名字?我的名字是灵幻新隆哦。”男孩也不准备继续纠结工作有无的问题,他终于想起来两个人虽然已经称得上认识了,却根本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他并没有多加思考,就平常的问了出来。
“诶?”影山茂夫有些吃惊。怎么办?原本计划是再过上一段时间、多遇到几次后,师父能够认为自己是无害的、可以信任的后再向师父询问他的名字。可现在师父主动问了我……怎么办?是要拒绝而后告诉师父不要轻信他人吗?还是告诉他?还是告诉他?告诉他?果然……说吧。“我叫做影山茂夫。”他挺直了背,身体显得僵硬的厉害,“灵幻君可以叫我Mob。”

“诶?Mob?”男人的声音太小,灵幻新隆有些茫然的看着他嘴唇翕动,只捕捉到最后一句话,“大叔你稍微大点声嘛……诶?不是吧?大叔你又哭了?”灵幻新隆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面前的成年人眼泪一瞬间就流淌出来的样子,他左右看看,发现路人们申请微妙的看向他们两个。他跺了跺脚,抓住影山茂夫的手腕就向附近的儿童公园跑去。

影山茂夫被拽着半弯着腰跟在男孩背后小跑,他努力把眼泪收回去:你是一个成年人,不应该还像是国中那样肆无忌惮的大哭了。
可心中却有个声音大喊:可我现在是在师父面前啊,为什么不可以哭。

他哭得更凶了。

————————————————

越……越写越OOC了哈……哈哈哈哈……
而且我还觉得茂夫这么哭好像还合情合理一样(烟
希望我的谜之走向最后不会通往什么太奇怪的地方……

感谢小天使找出了本章存在的问题,日语0的渣渣在这里真心向小天使表达感激之情,谢谢(*°∀°)=3

以及向看到本文的各位和茂夫表达最诚恳的歉意,真的很抱歉<(_ _)>

评论(1)
热度(18)

© 盐水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