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水罐头

可溶于水。
MHA‖OPM‖MP100‖Ψ‖GANGSTA‖暗杀教室‖黑篮‖XXXHolic‖K‖美L‖盗笔‖都妖‖HP‖最后的守卫者‖Undertale‖杀戮天使‖狱都事变‖Ib‖DMMd‖NTY‖刀男

【灵能同人】【茂灵】茂夫与梦中世界•上

1.大体是爱丽丝paro,但也有一些奇怪的展开
2.非常OOC……但请相信我都是有理由的qwq
3.终于把这一部分结在了一个合适的地方……上次真不该冒失发表啊,感觉很糟糕
4.总之希望大家会喜欢啦,就这样
OK?

-0-

“太可怕了!”
“太可怕了!”
“真是太可怕了!”

-1-

“……因此,我们假设木材的数量为x……”教数学的小林先生左手抓着课本,右手拿粉笔在黑板上写着题目的解析。茂夫盯着那只沾满白色粉尘的手,眼皮逐渐垂了下来,头也开始一点一点的。
“影山同学,接下来该怎么做呢?”小林先生敲了敲讲台,叫醒了马上就要陷入沉眠中的茂夫。
“呃……那个……”茂夫惊慌的站起来,把脸埋在书里拼命寻找答案。
小林先生叹了一口气:“坐下吧,不要再继续睡觉了。那么,从题目中我们可以知道……”

茂夫松了一口气,有些尴尬的在同学们的嬉笑声中坐了下去。他无意中瞟了一眼朝向走廊的窗户,却发现芹泽先生正站在外面有些焦躁地晃来晃去。见茂夫看向这边,他向茂夫晃了晃带着手表的左手,就飞快的朝着后门的方向走去了。
怎么了?为什么芹泽先生会到学校来?是相谈所出什么事情了吗?小酒窝呢?茂夫有些坐立不安,他看了看正在讲课的小林老师,又看了看周围认真听课的同学,再看了看离自己都很远的两个门,身子不自觉的开始扭来扭去。
他突然站起来,举起手说:“老师,我有些不舒服,想去医务室。”小林先生盯着他,有些无奈的抿抿嘴,点了下头。茂夫便穿过小半个教室从后门跑了出去。可芹泽此时却并不在门外,茂夫有些紧张,他犹豫了一下又坚定地向楼梯那边跑去了。

-2-

芹泽恰好正在楼梯口。茂夫松了一口气,正想跑上去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看到他过来的芹泽却又一次动了起来,向楼梯下冲去。不敢在上课时间喊叫的茂夫只好再一次跟在芹泽身后跑着。
跑出教学楼时茂夫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只好小声地喊着“芹泽先生”,期望男人能够慢一些,可芹泽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跑得更快了,他飞快地翻过校门左转消失了。茂夫只好咬紧牙关继续奔跑,他在闭合的校门前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坚定的翻了过去,凭着最后看到的方向追了上去。
芹泽在公园的门口等待茂夫,他时不时就抬起手看看手表,又放下再一次焦急地看向路口。终于,茂夫的身影出现了,他松了一口气,跑进了公园里。

茂夫跟在后面大口喘息,喉咙和口中满是血腥味。他跌跌撞撞地跑着,眼前的世界似乎都在扭曲模糊,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前方芹泽的身影。
发生什么了?为什么要这么急切地奔跑?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他的大脑中盘旋着诸如此类的问题,可却无暇问出口。等到他跟着芹泽穿过树林之后,茂夫却失去了目标——芹泽消失了,只剩他一个人茫然地站在树旁。他只好一边呼唤着芹泽的名字一边寻找,可公园中却仿佛只有他一个人一样,没有任何回应的声音。他最终停在一个奇怪的大洞旁边。这个洞突兀地出现在铺着石砖的路上,周围却干干净净地没有半点灰土。
茂夫蹲了下来,向里面喊了一声“芹泽先生”,几秒后就听到了模糊的回应。他蹲在那里想了想,就干脆地跳了进去。

-3-

那个洞太深了,茂夫在很久之后才隐约能看到洞底。跳进去前他还想着用超能力让自己飘浮起来,但他随即为自己鲁莽的行为付出了代价:在这个洞中他竟然无法使用超能力,半点都不能。而在黑暗之中茂夫又什么都看不见也摸不到,他只好任由自己下坠。
茂夫眯起眼睛努力想要看清洞底究竟有些什么,可那隐约可见的昏黄光亮却没法如他所愿。他只能茫然又紧张地继续向下落着。

直到他摔在不知多少厚厚的羽毛垫之中茂夫才终于回过神,他终于落地了。他挣扎着从无数羽毛垫下爬了出来,却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小小的房间之中,面前是房间中唯一一条仅能容一人侧身通过的“通道”。他站起来,走到通道旁边向另一边仔细地看了看,却又是只能看见些黯淡的昏黄灯光。
茂夫并不想就这样进去,他抬头向上看,发现这个房间只有低矮的天花板——看不到哪里有洞口通向他来时的地方。茂夫有些焦躁不安,他又一次凑到通道旁,深吸一口气侧身钻了进去。他后背紧靠着墙,慢慢挪动着,直到自己的双脚被不知从何而来的东西缠住。是植物吗?茂夫有些害怕,想要往回走时却发现自己同样无法动作。他完全被困了这狭窄的通道里。

茂夫的呼吸变得急促,对相谈所和灵幻的担忧、无法使用超能力的紧张、被意外困住的恐慌……腿部缠绕的力道随着他的胡思乱想变得更大了。
是因为我的恐惧它们才缠过来吗?他盯着通道尽头的灯光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不要紧张,放松……要快一点去那边,芹泽先生是在那里吧?茂夫深吸一口气,闭着眼靠在墙上,许久才终于感觉自己的双腿被放开。他睁开眼,尽可能快速的向通道另一边走去。

-4-

茂夫走了很久才终于从通道口出去,他走进了一个看不到顶的圆形房间当中。这个房间的“墙壁”上密密麻麻都是门,一直向上延伸着,直到黑暗之中。他沿着“墙”走了一圈,却发现每一扇门都锁了起来。茂夫只好把目光落在自己之前一直没去注意的房间中央。
那里放着一只小圆桌,上面放着九枝烛台,烛光照亮了整个房间。茂夫走过去,发现桌子上放了一把钥匙和一杯热茶——杯子正是他在相谈所常用的那一个。茂夫拿起茶杯,杯下是一张纸条,上面只有“喝我”这样的字迹。
总觉得好熟悉……这是《爱丽丝梦游仙境》吗?茂夫有些迷惑,他从杯中喝了一点茶水,放下杯子后他就发现自己开始缩小,最后小到能坐在自己的鞋里。

……果然是啊,我果然是在做梦吧。茂夫从鞋中爬出来,发现自己穿着一身古怪的衣服——上身穿着泡泡袖的短袖衬衣和棕色方格的马甲、领口还系着打成蝴蝶结的有蕾丝边的绸带,下身穿着与马甲同色的的短裤、还有袜带扣着白色的长袜,脚上是一双棕褐色的皮鞋。因为这是在梦里所以才会出来这种奇怪的衣服吗?
茂夫有些不适应的扯了扯领口的蝴蝶结,走到桌子下去找能够让自己重新变高的东西。那是一盒盒子上写着“吃我”的章鱼烧。真的是我自己的梦啊。茂夫有些想笑,但他只是沉默着在一个丸子上咬下一口,逐渐变大直到高过他身后那扇门的地步。他环顾四周,却没能找到童话中说的帘幔。真正的门究竟在哪里?他蹲下来在那些门上细细看了一圈,却只能承认自己找不到应该有的小门。那就只能这样了。

茂夫小心翼翼的捏着钥匙,吹灭了蜡烛之后才又喝了一口茶水。他又一次变成小小的样子。茂夫摸索着爬到自己的衣服堆上,朝四周张望着。过了很久,他才逐渐能看到光穿过某处的小小锁眼透入房间之中。茂夫爬下衣服堆,试探着走到那里,用钥匙轻轻松松打开了开在某扇门上的小小的门。

-5-

茂夫从小门里钻出来,芹泽正站在门外——顶着兔子耳朵、穿着燕尾服,盯着他的怀表看个不停。他看到门被茂夫推开,便用有些兴奋却又颤抖的声音说:“爱丽丝!你是爱丽丝吧?”
居然真的是爱丽丝啊。茂夫忍着笑回答:“是的,芹泽先生。”芹泽抖了抖他的耳朵,没有理睬茂夫的这个称呼,只是继续说着:“快点爱丽丝,和我一起去找帽匠吧,不快点的话——”他没有说完就过来拉着茂夫的手奔跑起来,“要快一点,快一点!”

茂夫被拉扯得险些摔倒,而芹泽用的力道却大到他无法挣脱,只好跟在男人背后奔跑着。皮鞋磨破了他的脚掌,袜带的夹子划伤了他的小腿,原本舒适的衣服仿佛一瞬间变成了劣质品,让所有被布料覆盖的皮肤刺痛难耐。这是怎么了?茂夫艰难地想着。
芹泽拖着他跑了很久——这期间茂夫有四五次险些面朝下摔倒——久到茂夫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们才终于停了下来。

“爱丽丝,你还好吧?我们到了。”芹泽回头看着喘不过来气的茂夫,露出了愧疚的神情,“抱歉,让你跑了这么久。但是如果不快一点的话……走走,我们进去吧。”他又一次拉起茂夫的手腕将他拖进面前的房子中。他们穿过长长的门廊,又路过装饰古怪的起居室,最后从储物间的后门出到了花园之中。
在花园的正中间是一台摆钟——现在已经三点四十四分了——在它附近放了几十张小圆桌,桌子上面都铺了同样的红白格子桌布。每个桌子周围都摆了四把椅子,芹泽拉着他走向唯一一张有人的桌子。

“帽匠,我把爱丽丝带来了。”芹泽坐到其中一张空椅子上,示意茂夫坐到另一张上,转头对带着华丽礼帽低头打盹的帽匠这样说。帽匠似乎被他的话惊醒了,抬起头打了一个哈欠才揉着眼睛看向茂夫:“你带了谁来?爱丽丝!啊呀!好久不见呀,爱丽丝!”帽匠露出了惊喜的神情。
“师父……?”茂夫看到了抬起头的帽匠的相貌——那有着一头茶金色短发的男人正是灵幻新隆的模样。帽匠因这个称呼笑了起来:“爱丽丝你还是和以前一个样子,为什么又喊我师父呢?我是帽匠呀。”

哦,对了,这是在做梦啊,茂夫后知后觉地想,这样的话师父变成帽匠也可以理解了。他对坐在他对面的帽匠露出一个有些局促的微笑。
“爱丽丝还真的像以前一样的冷淡呀,见到帽匠就完全不顾其他人了。”茂夫看向自己左手边的椅子,那张椅子上摞着些软垫,一直脸上带着红晕的猫一边喝着茶一边不知从哪发出了这样的声音,“一看你就又不知道我是谁了。唉,爱丽丝对我从来都这么冷淡。”那只猫放下茶杯,对茂夫裂开嘴,“我是柴郡猫,爱丽丝,会笑的柴郡猫。”
“爱丽丝也不记得我了,之前还冲我喊了一个奇怪的名字。”有着兔子耳朵的芹泽接着柴郡猫的话说,他喝了一大口加了蜂蜜和牛奶的红茶,“爱丽丝,我是白兔。”

茂夫坐在那里,有些茫然,他看看柴郡猫,又看看白兔,问道:“和帽匠一起喝下午茶的……不是睡鼠和三月兔吗?”
帽匠又一次笑了起来:“你上一次来就问过这个问题了——但我还是再回答一遍吧,睡鼠的寿命太短了,他们总是在我刚刚认识他们不久之后就死去了,所以在很多年前我就改成邀请柴郡猫来喝下午茶了。而三月兔……不在三月的三月兔就是一只普通的兔子呀。”柴郡猫和白兔也在旁边笑着。

“哈……这样啊。”茂夫点点头,旁边的白兔给他倒了一杯牛奶,他认真的说了声“谢谢”。就在他喝牛奶的时候,那台摆钟响了起来——
当——
当——
当——

-6-

“三点了?恩……该喝下午茶了!”帽匠突然这样喊着,随即他的目光落在了茂夫身上,“爱丽丝!你什么时候坐在这里的?恩……不管那么多了,该喝下午茶了!”他站起来,走到旁边的桌子上坐下招呼其他两人一猫,“那边太乱了,来这里,快一点,该喝下午茶了!”白兔顺从地点点头,快步走到他身边坐下。

柴郡猫则轻飘飘的浮到半空,它的视线落在茂夫身上:“爱丽丝,你很好奇,对吗?”它翻了个身,肚皮朝天的躺在空气中,“你在想帽匠为什么像是得了健忘症一样忘了你什么时候来的,你也在想为什么现在又是三点了。很简单,我亲爱的爱丽丝,很简单,这都是红心国王干的好事。”柴郡猫又换了个姿势,现在它像是个贵妇人一样用侧躺的动作飘浮着,“红心国王生气了,他可不喜欢帽匠偏爱爱丽丝——对啦,就是你,爱丽丝。可帽匠的的确确更喜欢你一点,所以红心国王就用超能力把帽匠的时间定格在三点了,时针永远都只能在三和四之间徘徊,帽匠的记忆就只有在那之前的几十年,和三点之后四点之前的一个小时了。”

“怎么会……”茂夫有些惊讶,这可和《爱丽丝梦游仙境》不一样,“红心国王又是谁?他凭什么……那帽匠……”他组织不起语言,只能吐出些毫无关联的短语。他只好闭上了嘴。
“所以,爱丽丝,我们需要你打败红心国王,把帽匠解救出来!”柴郡猫严肃地看着他,“爱丽丝,你会去吗?”
“我……我不知道……”茂夫吞吞吐吐地说,他看了看坐在那边的帽匠,他正一边喝茶一边好奇地盯着这边。帽匠见茂夫和柴郡猫也过来坐到圆桌旁,高兴地给他们两个倒上了茶:“爱丽丝,你还没回答我呢,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就突然出现了呢?该不会……该不会你真的有你说的超能力吧?”帽匠冲茂夫笑着,茶金色的头发被阳光照得亮晶晶的。茂夫张了张嘴,又闭上,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继续保持沉默。

“这么多年了,爱丽丝,你还是这么腼腆啊。”帽匠没了之前的疯癫样子,像是个稳重的成年人一般怀念起了过去,“你上次来的时候还喊了我‘师父’呢!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你应该是很依赖他的——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了。爱丽丝,这一次你会在这里呆多久呢?”他的语气中隐约有些期盼,“等我们喝完下午茶,我带你去森林里面转转,傍晚的时候那里会有漂亮的马和鹿游来游去……”
“游来游去?马和鹿不会游泳的吧,师……帽匠。”茂夫打断了他,但他却更加高兴了。帽匠放下茶杯,跳到椅子上说:“马和鹿当然会游了!不会游的是鱼——它们只会走,还有鸟——它们只会在地上爬。”他很激动地向茂夫讲着森林里的动物们,还几次差点撞翻桌子,茂夫却认真地听着,完全忽略了柴郡猫响亮的嗤笑声。

时间一点点过去,当分针落在59上的时候茂夫才意识到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他有些焦躁,目光忍不住地往摆钟那边瞟。帽匠当然发现了,他跟着一起看向那高大的时间怪物。

秒针在跳动,57,58,59。
摆钟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当——当——当——
又是三声。

帽匠像是突然从梦里被人惊醒一般,他嘟哝着“三点了,该喝下午茶了”回过头,看到了正坐在他对面的茂夫。
“爱丽丝!你什么时候坐在这里的?恩……不管那么多了,该喝下午茶了!”他从椅子上跳到地上,走到再旁边的桌子上坐下,招呼其他两人一猫,“那边太乱了,来这里,快一点,该喝下午茶了!”
茂夫坐着没有动作,他咬紧牙关看向柴郡猫,而那只猫也对他露出了一个有些可怜的笑来:“就是这样,爱丽丝。”
茂夫抿了抿嘴,鼓起勇气冲它说:“我去!”

评论(1)
热度(22)

© 盐水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