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水罐头

可溶于水。
MHA‖OPM‖MP100‖Ψ‖GANGSTA‖暗杀教室‖黑篮‖XXXHolic‖K‖美L‖盗笔‖都妖‖HP‖最后的守卫者‖Undertale‖杀戮天使‖狱都事变‖Ib‖DMMd‖NTY‖刀男

【灵能同人】【茂灵】溯游•5

祝茂总生日快乐!在写作业的间隙里抓紧写了一段TAT太过潦草了!根本不真诚!然而最近现实中一直都有事……所以还是只能写出这种带着浓浓敷衍感的东西……愧疚感……

——————————————————————

“唉……真是的……大叔你哭得很吓人的好吗?喏,手帕。”茂夫坐在低矮的秋千上,看着灵幻像个成年人一样唠叨着从口袋里掏出粉色方格的手帕递到他的面前,“擦一下眼泪吧……为什么那么看我!手帕的颜色又不是我选的!我才不……你要不要用啊?”男孩装出一副对手帕颜色嫌弃至极的样子来,可熟悉他作态的茂夫却能清楚地看穿他这个随口说出的小谎言。

“谢谢。”他接过手帕,擦掉脸上半干的泪痕。灵幻在他旁边的秋千上坐下,一边荡一边悠闲的晃着腿。
“啊,对了,大叔,你的名字怎么写?”灵幻突然这样问着,“只知道怎么读却不知道怎么写感觉很奇怪。”
“影山,茂夫。”他在半空中写下这四个字,转头去看灵幻。

“所以你才说可以叫你Mob?”灵幻又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地说,“但是真的可以吗?那是外号吧。”他盯着茂夫的眼神很认真。
茂夫却对这个小心翼翼的试探有些迷惑。没有直接Mob、Mob地喊着吗?啊,对,但是现在师父还是个孩子啊,这样反而很正常。他露出一个微笑:“可以的,如果是你的话。”

“如果是我?这句话真奇怪啊,Mob。”灵幻也跟着笑了起来,他跳下秋千,“我要去买章鱼烧。”
“我和你一起去。”茂夫站起来,低头看着那个又蹲下去系鞋带的少年,心情竟然是十几年来少有的轻松惬意——仿佛一切压力都消失了。假如有人能看到他的爆发值的话,也会惊讶于那罕见的0%。

“啊?不用……我很快就回来!Mob你在这里等我——”灵幻系好鞋带,站起来在原地蹦了两下,一边喊一边跑向街道的方向。他拐了个弯,那头显眼的茶金色短发消失在了转角处。茂夫盯着他消失的方向,脑中是想着要追的,可身体却乖乖坐回了低矮的秋千上。他两只手抓着铁链,慢慢吐出一口气——好了,就在这里等吧。

灵幻很快就带着那盒章鱼烧回来了,他依旧一路小跑,端着盒子跑着的样子有些滑稽,但更是少年人才会有的活力。他平安地回到了茂夫的面前,发丝被汗水黏成小缕,脸上也是运动后的健康血色。他喘着气一屁股坐回茂夫旁边的秋千上小幅度地荡着,还露出一种有些小得意的笑看向茂夫:“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快?”

“……恩,”茂夫保持着微笑的表情,他的后背呈现出放松时才有的曲线,“灵幻你很擅长运动?”
“当然啊,运动会上不管长跑短跑我都能拿到名次哦。”灵幻端着章鱼烧,用竹签戳起其中一只塞进口中,随即他就大叫着“好烫!”吐了出去,连手中的纸盒都扔了出去。茂夫下意识地就接了起来。

飞快掏出水瓶喝了几口水的灵幻松了口气,接着他就张大嘴,一脸难以置信地盯着悬浮在半空的章鱼烧。茂夫连忙把那个盒子同扎着丸子的竹签抓到手中。
灵幻张合了几下嘴,终于说:“刚刚……那是什么?”他惊讶地和茂夫对视着,“是……超能力……?”紧接着他又用力摇着头,“不不不不怎么可能一定是我眼花了……”最后,他把视线再一次转到茂夫的脸上,他们又一次四目相对,“那是……超能力。”他确定地说。

茂夫把盒子抓得有些变形,脸上的笑容也收了回去,他抿着嘴点点头。
“啊……超能力……啊啊啊啊!是超能力!你……你……你是超能力者!”灵幻的神情从惊讶转向兴奋,他抓住茂夫的右手,满脸的祈求,“我能再看一次刚刚那个吗?就一次!”

茂夫松开手,让丸子旋转着飘浮起来,温度适宜的停在灵幻的面前。

他说:“好。”

评论
热度(20)

© 盐水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